像状

像状:

  • 像状,终将坍塌,它,只是我们对小系统中的规律的描述。
  • 当我们不深入理解,把像状当做真的,已经有点不是实事求是了。

因此:

  • 不要因为某个名次,某个概念,某个像状,真的非常精彩,非常宏大,非常透彻,就去直接相信。因为并没有一个这种恒常的概念,像状。感觉所有像状,概念,精彩终将崩塌,即使它能持续1亿年。
    • 很长一段时间,对于意义和表象的追逐。在空荡荡之后,一切坍塌了。坍塌的时候,才看到,这只是一层充气的皮囊,里面零星有点东西,或者什么都没有。
  • 在实事求是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现一些很好的东西,比如概念,框架,但是,如果强硬的修改自己的框架以变成另一种框架,感觉已经不是实事求是了。实事求是的时候,一切都在演化,到达一定程度自己就质变了,甚至变得完全不一样,而不是因为我觉得那个好,就强制以它为目标变成那样。
  • 高下的分别:不知道为啥,突然感觉,科学,宗教,小说里面的玄幻,魔幻,都是可能存在的,都是在实事求是的情况下,某种东西出现了,但是不能表明其他的东西就不会出现。甚至,环境都是相同的环境。这样感觉的话,其实,科学,宗教,玄幻,魔幻,都是实事求是的一种体现,并没有什么根本分别。即使是高下之分,也是放在一定时间段内的,可能并不一定存在绝对的高下。因为本身都是没有分别的。(不是很清楚)

一些像状

(后续归到不同的地方)

格局

说格局大,格局小,然后,以这个作为标签,或者说标的,是有问题的,因为是像状,已经有点不是实事求是了。(还有点不是特别清楚)

沉淀

之前说:沉淀是演化系统中的一部分。沉淀这个词很好,但是,还是感觉有点拘束了,把融入这种感觉拘束成一个 沉淀的过程,但是,并不一定是这种沉淀的过程。不知道还有多少这种不是很清楚的词汇在这里。

神圣 与 坚持

以前,我认为工作时神圣的,所以,当我工作的时候,我从来不分心任何事情,一直要把工作做好。但是,平时的我,基本上对于很多事情都很吊儿郎当,随随便便,无所谓,任意,从来么有认真过。从来没有吧这个拿当一个事来做,从来没有真的对这个上心。从来没有真正尊重这个。

我不是说这个是错的,我觉得,现在,也只有实事求是,对我来说是比较神圣的。

但是,把一个东西,认为是神圣的,已经是想求一个恒常了。已经是有坚持了,是有点问题的。

安定的系统 -> 格局 -> 恒常的问题 -> 温馨

(并不知道)

安定,只是范围不同

一个系统,在一定的范围内是有规律的。

比如,一个小说,我看了,沉迷,想一直看下去,感觉可以持续很久。 比如,一个街边的小商店,开店之后,一直比较平稳,职工也每天按部就班的打卡,好像觉得可以持续到永久。 比如,一个小城市,战争之后,一直比较平稳,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好像可以持续到很久。 比如,一个国家,战争之后,一直比较平稳,每天在发展,好像可以持续到很久。

那么,一个在小商店里工作的人,每天想的就是这个小商店给弄好,上什么货,缺什么货。 一个小城市的掌管,每天关心的是这个小城市,要怎么引入外资,规划建筑,促进商业和生活。 一个国家的掌管,每天关心的是世界局面,周边邻国,自身经济政治,对外贸易,

他们的层次不同,有时候,描述这种层次叫 气度,大气什么的。

嗯,但是这个有绝对上的区别吗,

感觉,好像都是,在一个系统的内部,来做一些事情,只是系统的大小不同。他们做的这些事情,也只是按照系统内部的规律。可能是吧。

这样的话,感觉没有什么根本的不同。

但是,如果在这个系统中,认为系统是恒常的,那么是有点问题的。

这种温馨,留恋的感觉,温暖的感觉,是有点不是实事求是的。(还不是很清楚)

社会价值

价值的消亡,伴随着社会关系的消亡

今天我还想,如果以后并没有一个理解我的人,那么可能会孤独终老,然后,又想,我比那些也孤独终老的人强,因为还有姐姐和妹妹。

然后,今天,我突然感觉,阿姐跟我说话的语气也不像以前那样了,也是一种搡子的语气,因为,你对她没有价值了,没有可能的价值了。

所以,别人对你的好,其实是建立在你对他们有价值,或者可能有价值上的,如果你对他们没有一点价值,那么他们随随便便就把你丢弃了,弃之敝履,都不会再回头看第二眼,这个是实话实说,是真的实事求是的,爸妈是这样的,姐姐妹妹是这样的,交过的两个女朋友是这样的,两个最好的朋友也是这样的,支付宝也是,银行也是。并没有任何分别。

没准,我也是这样的。也没有任何分别。

你说某个人多么高尚,可能是有的,但是更多的可能是,即使在每一件事都高尚,也不能保证说在每一刻都高尚,或者以后的每一刻都是高尚的。

比如说,你跟一个快要饿死的人说,我这里有一碗饭,和一个我的思想理论,你要哪个。他要先活下去,你的理论没有那么重要,即使,你的理论全世界都赞同,它也没有那么重要,在饿死的时候,它比不上一个窝头。

比不上一个窝头。

所以,我们说的价值,都是社会意义上的价值,如果一个东西在社会意义上是没有价值的,那么社会不想要它存在,它就消亡了。如果一个东西社会说它是有价值的,那么就存在了。

其实呢,每个人也根本不去管,什么是本来的像状,因为对他们来说,只有对他们是有价值的,才是值得的。

你曾经幻想,以后功成名就,帮助这个,帮助哪个,其实,对他们来说,你的东西和窝窝头没有本质上的分别,他们判断的标准,只是对他们是否有价值而已。

所以,同样的,你寄希望于任何人身上都是有问题的,因为他们只会在你可能对他们有价值的时候,才会真的帮助你。你没有价值,或者说,想变得没有价值,那么他们丢弃你还来不及。

比如,随便一个出家的上师,他给信徒提供价值,所以信徒给他们生活。如果释迦摩尼说,我已经成佛了,但是,我不能给你任何东西,包括脸面,名号,甚至我给自己抹黑,让自己成为社会中垃圾的代名词,那么,可能所有人都会弃他而去,之所以有人追随他,还是因为他可以给信众提供信息,提供好的态度,这也是价值。

嗯,做饭的时候,想起,责任,如果说张文宏,这么多人信赖他,如果他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那么别人会很伤心,而且,可能会有死伤。

框架

框架:

  • 当我们对小系统的整体或者部分进行描述的时候,我们称这种描述为框架。

框架可能的问题与对应:

庞大和沉重

  • 问题:当一些东西 框架 系统,觉得,比较庞大,比较沉重时,总是觉得,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庞大和沉重说明最关键的东西并没有真的知道。
  • 对应:
    • 还是要始终实事求是的围绕最核心的,如果不是最核心的,那么就消去吧。(不是很清楚)

万能灵药

  • 问题:你如果把框架认为时一个万能灵药,或者一个犀利的武器,或者一个标准,那么其实是有点问题的。因为你期望一个东西可以解决一切东西,或者你想依靠一个东西,或者你想寄托一个东西。但是实际上你并不真的知道这个。所以,这种寄托虽然使你觉得心底踏实了,有底气了,觉得遇到什么问题都有一把刀在手里了,但是是有点问题的,你可以利用这个刀取得一些东西,但是已经不是围绕着最关键的了,也已经不是实事求是了。
  • 对应:
    • 这个问题,是由于对框架有期望,和觉得实实在在的掌控在手里了,其实,本来没有框架,也没有什么被你掌握着。(不是很清楚)

固化与呆板

  • 问题:框架,慢慢变得固化,呆板,总是要去套用,慢慢变成样板。
  • 对应:
    • 问自己:如果一个结果是实事求是的,那么,得到这个结果的过程是实事求是的吗?得到这个过程的过程是实事求是的吗?不断递归下去。当一个东西固化的时候,其实,往上问几层,可能原本固化的东西就发生变化了。

规则 的问题

  • 过于强调规则是有点问题的。平时,我们经常会说,要与社会规则统一,要遵守规则,但是,要知道,这些规则应该是要从内心、真理深处流淌出的,而不是像尺子一样去量,然后强行砍掉不符合规则的。这本身就有点本末倒置,与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有点类似吧。

幸运

  • 任何人,任何事情都是存在发生的概率的。当一件好事发生在一个人身上,我们描述这种情况为幸运。
  • 如果,幸运和不幸作为一个借口,那么是有点问题的。因为它只是一个描述。(不是很清楚)

对于认命。

嗯,一直觉得,认命这种说法是有点问题的。

  • “并不存在一个恒常,所以,并不存在一个恒常的命”。所以,并没有一个恒常命来认。
  • “命中带来的参数,并不是人生的全部参数”。假如说,你说,我指的命并不是恒常的命,而是指的一些天生的东西,比如遗传的,性格的,生来的环境等等,你觉得这个就是命。但是,对于一个系统来说,这个只是初始的一些参数,好比,人生这个系统有一千万个参数,你认为是命的这些参数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而不是全部。你仍然有很多的参数可以改变,这些参数的改变仍然可以优化人生这个系统。比如说,每个参数有 2 种选择,而由于命 固定了 800万个参数,那么你仍然有 200 万种选择,对应的你的人生有 2^200万 个可能性。如果。如果你人生的目标落在这些可能性中,那么你已经具备了达到这个目标的可能性,如果,你人生的目标不在这些可能性中,你也仍然可以在这些可能性中找到距离你人生目标最近的一个可能性,然后调参。你总是可以选择的。
  • “既然既不存在一个恒常命,也没有说因为命中带来的参数固定住了你的整个人生系统,那么,如果你还要继续认命,那么问题就转化成:想把命这个理由作为生命的寄托,想在一个理由上寄托你的一生。” 这种在一个理由,或者一个概念上的寄托,是有问题的,具体在上面关于期望的第二点已经说了:问题在于,一个概念,像状,无论是什么,本身已经不是恒常的,并没有一个恒常体可以被寄托。(这一点还需要确认)。而且,当以一个概念或者像状比如 “命” 作为寄托来解释一些的时候,本身已经不是在真正解决一个问题,而是相当于把问题降维到“好命 坏命”的二分类上进行解决。而不是围绕实际情况进行实事求是的解决。

国家 与 荣耀

如同唐朝时的中国大陆是日本的启蒙老师一样,对于近当代中国,我们有非常多的地方师承日本,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历史就是这样,风水轮流转,也许哪一天你现在一点都看不上眼的黑非洲会成为这个地球上最舒适美好的地方呢,所以没有什么好难过自卑的,我们要做的,是认清目标,不断前进。(不是很清楚,是否放在这里)

Copyright © 2020 iterate.site all right reserved,powered by Gitbook该文件修订时间: 2020-04-27 22:39:12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